生母长期离家被"撤职" 抚养孩子多年的居委会成家长


(3月28日0-24时)

美国《纽约时报》29日称,东京奥运会组织者正考虑将2020年东京奥运会放在2021年7月23日开幕。日本放送协会(NHK)28日称,延期后的东京奥运拟开幕日为2021年7月23日。《纽约时报》称,7月至8月举办奥运会是传统惯例,这意味着国际奥委会将有望邀请来自足球、网球和高尔夫球界的顶级球星参加,他们作为体育界“大腕”对观众有很大吸引力。

惨痛的教训:MERS暴发时暴露的问题

2015年席卷韩国的MERS疫情使其经济遭受沉重打击,旅游业更是受重创。数国对韩国发出旅游警告,致使其游客大幅减少,酒店、餐饮、交通业等也遭受巨大损失。同时,本应被严格隔离的病人带病出国,也让韩国的国际形象大大受损。韩国应战MERS一役一度暴露出巨大问题。

面对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韩国的防疫方法与经验能否在输入病例可能引发疫情二次爆发的风险下再次控制好疫情还需要时间来检验。韩国官员也谨慎表示他们的成功是暂时的。死灰复燃的风险仍然存在,尤其是当疫情继续在国境之外肆虐的时候。而在疫情带来的不容忽视的经济打击后,能否迅速恢复经济活动与日常生活,也将再次考验韩国政府的危机应对能力。

最后,疫情蔓延,旅游业受挫,国际形象受损。由于韩国未能在第一时间阻断病毒造成扩散,国内旅游业受到严重打击,内需也大幅萎缩,经济几乎濒临“准战时状态”。同时,由于韩国MERS疫情持续扩散,外媒报道加重了各国民众的“恐韩”情绪。各国游客相继取消赴韩游,商务人士也纷纷取消访韩计划,重挫韩国旅游业。此外,少数韩国公民在疑似感染和与感染者有密切接触的情况下仍去国外旅行,其行为也使韩国国家形象受损。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韩国应对新冠的举措

首先,前期重视度不够,应对不力,感染范围扩大。MERS患者最初在韩国确诊后,韩国政府并未认识到事态严重性,而是公开表明该病毒不会有那么高的传染性,也未能及时建议群众通过佩戴口罩、勤洗手等良好的卫生习惯防范病毒。同时,政府对病毒传播路径也未能清楚把握,更没有及时采取隔离等措施。这造成原本应该是治疗患者的医院,反而成为了病毒传染扩散的场所,收治患者医院内部出现大范围感染。此外,由于没有指定针对病毒有效的防范指南,尤其对与感染者密切接触者的界定出现问题(与感染者距离在2米以内,且在同一空间停留1小时以上),以致于首例患者入住平泽圣母医院后,很快就出现了不在政府界定的密切接触者范围内的人感染MERS。

日本放送协会称,国际泳联、国际乒联、国际铁人三项联合会、国际马术联合会等一些国际体育组织提出在明年春季举办“樱花奥运”,以此避开东京夏季高温。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对此表示赞同,“在既不炎热也不潮湿的季节举办奥运,可以让马拉松和竞走比赛更容易被接受,同时无须将比赛移至札幌举行”。但“樱花奥运”的时间节点有些“不靠谱”,《纽约时报》称,在春天举办奥运会面临较大阻力,届时各大足球联赛和美国职业联赛与奥运“撞车”。

24日上午未外出。下午陪同朋友到文化路邮储银行自动柜员机取钱,随后返回家中。外出期间两人各骑一辆电动车,均佩戴口罩。晚上出现头痛,自服感冒通。